<kbd id="u4444"><rt id="u4444"></rt></kbd>
  • <nav id="u4444"></nav>
  • 麥飯石的起源
    The origin of medical stone
    醫方收錄“粗理黃色磨石”
    麥飯石之名 遠播全球
    麥飯石健康價值 多領域應用
    醫方收錄“粗理黃色磨石”
    傳說中的“粗理黃色磨石”

    麥飯石是中國古代醫學科學文化中的一份寶貴遺產。因其形狀如鵝卵,外形像粘結在一起的一團麥飯而得名。自古以來,中國就把麥飯石作為藥石應用在醫藥中,可以說麥飯石的發現和應用均源于我國古代醫學。據傳,我國北方民族在麥飯石的應用已達4000多年的歷史。

    在我國通遼奈曼旗平頂山麥飯石礦周邊十幾公里范圍內,遍布紅山文化至遼金時期遺址,其中附近的幾座山峰上均有紅山文化時期祭祀遺址和遼金時期寺廟遺址。在以山咀村夏家店文化遺址和遼遺址為代表的多處遺址發現的夾砂陶罐中都含有麥飯石顆粒,而發現的遼代及金、元、清等時期米臼、碾子和磨大多也用麥飯石制作。說明平頂山麥飯石礦周邊,幾千年來都是居民密集集聚區。也許先民們在這里世代棲息繁衍,只知道這里流淌的山泉清澈甘甜,這里耕種的莊稼香氣更濃,這里飼養的牲畜肥壯且很少有瘟疫,在這里居住有神靈保佑,能夠遠離病魔襲擾,用這種材料制作的器皿和用具更好,但是他們沒有深入研究這里的山、石、水、土,并不知道這些都是麥飯石所發揮的作用,所以并無文字記載。

    早在公元300年,古代方書上就已經有關于麥飯石的記載了。晉代葛洪撰醫書《肘后備急方》,簡稱《肘后方》,卷五云:“小品癰結腫堅如石,或大如核,色不變,或作石癰不消方。鹿角八兩,燒作灰。白斂二兩。粗理黃色磨石一斤,燒令赤。三物搗作末,以苦酒和如泥。厚涂疽上,燥更涂,取消止。”研究考證表明,方中的“粗理黃色磨石”就是現在的麥飯石。  
        
    其意為:“此方針對膿包像石頭般堅硬、大小如核桃一樣,顏色沒變,或者用于因寒氣凝結熱氣不散產生的腫包。將二兩鹿角燒成灰,白蘞(葡萄科植物)二兩,加上粗理黃色磨石一斤并將其燒成紅色。然后將三者混合搗成粉末,用醋調和成泥狀,涂在患處之后便可慢慢康復。”

    “粗理黃色磨石”的醫學記載

    公元473年北魏時期的陳延之著《小品方》,亦稱《經方小品》,編制時間長達20年之久。是我國一部較為重要的醫學著作,也將“粗理黃色磨石”納入藥方。
    公元550年—577年的北齊時期,有位名叫馬柌明的醫師,他把一種石頭(粗理黃色磨石)用大火燒紅后丟在醋里,然后撈出醋里剝落下來的石頭碎片,曬干后捻成粉末,再和醋調和,涂抹在毒瘡上治療皮膚病,效果很好。
     
    公元669年,唐代孫思邈的《千金要方》記載的“粗理黃色磨石”,云“治癰有堅如石核者,復大色不變?;蜃魇b方:粗理黃石(一斤)鹿角(半斤燒) 白蘞(三兩)上三味,以醋五升,燒石赤納醋中不限數,以醋減半止,細搗末,以余醋和如泥,濃敷之,干即易,取消止,盡更合。諸漏及瘰疬,其藥悉皆用之。仍火針針頭破敷藥。又單磨鹿角、半夏末和敷之,不如前方佳也。”唐代王燾撰成于天寶十一載(公元752年)的《外臺秘要》,又名《外臺秘要方》,作為綜合性醫書轉錄此方時,仍稱麥飯石為“粗理黃石”。
    此方內容與《肘后方》一樣。更輔以另一藥方進行了對比試驗:“鹿角和夏末的粉末混合敷治患處,效果不如麥飯石方”
     
    公元748—765年,著名藏醫學家宇妥·元丹貢布等所著《四部醫典》,又名《醫方四續》,藏名《居悉》稱麥飯石為蛙背石?!端牟酷t典》記載:“蛙背石,有陰陽兩種,有干固黃水、健固關節、治傷接骨、健腦固腦的作用。”此書“秘決醫典”第三部中記載,治療頭部創傷的內服藥和外用藥的配方,以麥飯石為主要成分。
     
    自公元978年(太平興國三年)至公元992年(淳化三年),歷時14年由北宋翰林醫官院王懷隱、王佑、鄭彥、陳昭遇等人依據醫局所藏北宋以前各種方書、名家驗方并有宋太宗親驗醫方,又廣泛收集民間效方集體編寫而成《太平圣惠方》,簡稱《圣惠方》中,仍稱麥飯石為“粗理黃石”。

    公元1061年,宋代蘇頌《本草圖經》闡明麥飯石“粗黃白,類麥飯”,提出類麥飯的形態。

    公元 1196年,宋代李迅《校正集驗背疽方》首次被命名為“麥飯石”。

    公元1263年,宋代陳自明著《外科精要》,記載麥飯石膏藥用價值。 

    公元1590年,明代醫學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詳細介紹麥飯石的出產、形態、氣味、主治等,成為后人引用“麥飯石”的出處。
     
    麥飯石之名 遠播全球
    “麥飯石”名字的正式出現

    至公元1061年,宋代蘇頌《本草圖經》把麥飯石作為藥石記載下來,闡明麥飯石“粗黃白,類麥飯”,提出類麥飯的形態。公元 1196年,宋代李迅《校正集驗背疽方》記有:“麥飯石,處處山溪中有之,其石大小不等,或如拳,或如鵝卵,或如盞,或如餅,大略狀如一團麥飯,有粒點如豆如米,其色黃白,但于溪間麻石中尋有此狀者即是”。至此,“粗理黃色磨石”首次被命名為“麥飯石”。
     
    公元1263年宋代陳自明以醫家李迅、伍起予及曾孚先等人的有關外科學著作為基礎,進一步整理而成《外科精要》,其中《治癰癤諸方》載“麥飯石膏:白麥飯石(炭火醋淬數次研極細二兩,鹿角(生取帶腦骨者斷之用炭火燒煙盡研極細四兩),上用米醋調和,入砂器煎,以竹片不住手攪熬成膏。先以豬蹄湯洗凈,以鵝翎拂涂四圍,干則以醋潤之。若腐爛用布帛攤貼之”。 
     
    “麥飯石”聲名遠揚

    公元1590年,明代著名醫學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石部第十卷立名“麥飯石”,不再提到它的其他名稱,并分項詳細介紹麥飯石的出產、形態、氣味、主治等,如記載有“麥飯石,干溫無毒,主治一切癰疽發背”,這就是經常被人們所引用的“麥飯石”的出處。

    此后公元1606年,《本草綱目》傳入日本。由于日本人中華文化和中醫的崇拜,日本成為了迄今為止對麥飯石應用最為廣泛的國家之一。

    公元1647年波蘭人彌格來中國,將《本草綱目》譯成拉丁文流傳歐洲。
     
    我國麥飯石的歷史斷檔

    在此后的近400年間,由于各種原因,我國對麥飯石的研究幾乎沒有任何進展,在使用和研究的相關領域甚至逐漸失傳。

    公元1819年后期,蒙醫藥學家占布拉道爾吉完成著作《蒙藥正典》一書,共收集了879種藥物,并附有 576幅插圖,其中將麥飯石稱“石冰片”。
     
    公元1747年至1759年(清乾隆時期)帝爾瑪•丹增彭措撰《晶珠本草》又名《藥物學廣論》或《無垢晶串》,將麥飯石歸入花崗石。
     
     “麥飯石”一詞就這樣銷聲匿跡了400多年。對麥飯石而言,較之李時珍更為系統的研究著述也很難找到。究竟是何原因,從史料上已很難考證,只是在《本草綱目》中曾有這番記載:古時有中岳山人呂子華世傳秘方麥飯石膏,治皮膚癰疽,背瘡甚效。河南一地方紳士要索為己有,呂子華拒而不獻。這個紳士又勾結河南地方官吏,以重刑逼之,呂子華寧死不傳,慘遭其害。后業醫者聞之無不駭懼,故而對麥飯石一詞棄而不用。久而久之,后人知其名,無其藥,知其藥,不識其石,麥飯石一詞因而不見于記載。
     

    直至1921年(1969年再版)我國出版的《中華醫學大辭典》再述麥飯石,1953年出版的《普濟方》和1957年出版的《本草綱目的礦物史料》和近年出版的《李時珍研究》等書中,對麥飯石才再有記述。
    麥飯石健康價值 多領域應用
    丹羽喜義可謂是發現日本麥飯石的第一人。1955年前后,他將浸泡過麥飯石的水作為自己心臟瓣膜癥的藥物來飲用后逐漸康復。于是他號召許多人一起試用,將試用的效果報告呈送給了岐阜縣廳的藥物課和藥科大學。岐阜縣加茂郡白川町黒川發現麥飯石后,便廣泛開展了對麥飯石的研究。同時,岐阜縣的白川是日本境內唯一的麥飯石產地。在發現麥飯石神效后,由于資源的稀缺,日本開始對麥飯石的深入研究和開發。

    1959年,日本研究麥飯石的第一人益富壽之助(日本地學研究會館館長,藥學博士)和大野武男(岐阜藥科大學教授,藥學博士)接受丹羽喜義的委托研究后,在前者的恩師長島乙吉(著有《日本希元素礦物》,書中將麥飯石稱為“巨晶花崗巖”)的引導下,開始針對麥飯石進行研究。

    1961年,益富壽之助將對麥飯石的的研究鑒定結果,在日本藥學會的例會上進行發表。

    時至1975年,在了解麥飯石的基礎機理后,日本已經將麥飯石應用在水質凈化、皮膚病治療和除味保鮮的三大領域。日本對麥飯石的研究和開發在上世紀90年代依然處于領先地位。應用領域包括種養殖、土壤改良、飲用水和生活水過濾、皮膚病的治療、SPA溫泉理療等。

    隨后,1985年日本早川正太郎將其應用于生長豬飼料而意外地獲得增重效果,麥飯石又在動物養殖業中引起了學者們的廣泛關注。

    日本對麥飯石的研究和開發在上世紀90年代依然處于領先地位。其應用領域包括種養殖、土壤改良、飲用水和生活水過濾、皮膚病的治療、SPA溫泉理療等。由于日本國內資源的極度匱乏,日本一直渴望大量引入來自中國的麥飯石。

    此外,在美國用麥飯石水制作運動員飲料,東南亞、韓國也得到廣泛開發和應用,韓國稱麥飯石為“礦泉藥石”,我國臺灣省則稱麥飯石為“長壽石”。

    至上世紀70年代末,我國也開始重新重視麥飯石的近代研究和開發。
    福建福彩网